炸金花单机游戏

行业动态
网络主播工资差异惊人 月入过万的网络主播怎么做到的?
网络主播靠什么赚钱?如今,网络主播已从朝阳行业变成一片红海,可网络主播工资差异惊人,哪些月收入过万的网络主播怎么做到的?网络主播与
         中伯汇重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 
网络主播靠什么赚钱?如今,网络主播已从朝阳行业变成一片红海,可网络主播工资差异惊人,哪些月收入过万的网络主播怎么做到的?
 
 
网络主播与文无关,图片来源网络
 
网络主播逐渐走向专业化。各平台不仅争先恐后包装网络艺人,种种商机也更是接踵而至。虽然“直播吃饭月入过万”、“主播天价转会费”、土豪们掷千万“送礼”的神话仍为人津津乐道,但如今它再也不只是镜头前卖个唱、装萌撒娇就能赚钱的轻松行当。事实上,当下网络演艺行业处于高速成长、竞争剧烈的阶段,无论是怀揣艺人梦的少年,还是为生活寻找突破的白领,都在成为“金牌主播”的路上面对各种挑战。
 
 
花花,19岁,广东湛江人
主播经验:2015年7月至今
月收入:2000元-3000元
商业城中有一所两层楼高的主播学校,成立不到两个月。在主播学校进行大规模招募培训前,学校里的直播间提供给新晋主播,花花便是其中一员。“萌萌哒”是花花留给网友们的印象,颜值高、好声音的她聚拢了网络大批宅男捧场。网络主播是一个没有年龄性别学历等限制、门槛极低的行业,这是推进主播队伍不断壮大的重要因素。花花说:“不能因为成绩不好而限制了其他的才能,因为喜欢就会努力做好。”
 
冯致,27岁,广东韶关人
主播经验:2014年4月至今
月收入:8000元-10000元
音乐艺术表演出身,在经营网络公司朋友的推荐下,开始接触网络主播行业同期负责该公司的运营与教学。他除了好嗓音还擅长乐器,在幕前弹琴歌唱足够吸睛,甚至还有女主播进场连麦,人气暴涨。目前,冯致组建了自己的主播音乐微信群,群里有近50名网络人气主播在长期接受培训。
 
淼淼,20岁,广东清远人
主播经验:2014年7月至今
月收入:7000元-8000元
淼淼的直播间由其所在公会安排的一家网咖里,直播间与网咖内的座位仅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门,但这并不干扰淼淼的直播。淼淼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深圳做护士,主播成为了她离职后的首选。淼淼将直播时间定在白天,与白领们的工作日时间一致。公会在网咖附近还为淼淼安排了住宿,节省了淼淼很大一部分的开支,淼淼想用她省下来的钱升级设备,购置头饰增加直播气氛。
 
杨颜羽(年龄不愿透露),山东阳谷人
主播经验:2015年5月至今
月收入:不足千元
杨颜羽女士在网络表演上活力十足,有着近千位粉丝。杨女士并不太在意与年轻主播之间的悬殊收入,在拼颜值的主播市场里,她的重心在于分享快乐。每晚7点,杨女士准时坐在卧室的电脑前直播,除了为粉丝们唱歌还会常聊生活小技巧。杨女士说:“有了一些志同道合的粉丝,这可能是我最大的收获了。”
 
馨予,23岁,广东广州人
主播经验:2015年3月至今
月收入:1000元左右
馨予是一名塔罗牌占卜师,在家兼职网络女主播,每个月开播天数不足20天。“比卡丘”是她最喜欢的公仔,开播一定会带着公仔们入镜。夸张的服饰与妆容是馨予每次直播的“例牌菜”。馨予的直播没有太多的歌唱及花哨的表演,多数时候是在跟粉丝们聊心事。在她看来占卜是静态的,主播是动态的,两者都可以解开粉丝们的心结。
 
网络主播的江湖
有人认真有人淡然,有人游离又依依不舍,还有人一夜豪掷钞票填补内心空白
 
说不清从何时起,一个新锐又接地气的职业———网络主播悄然兴起。得益于网络江湖的风生水起,在网络主播的世界里,重金挖角、签约明星、土豪一掷千金的事,分分钟会发生。一时间,“网络主播”这个充满光环的职业赢来不少艳羡和猎奇的目光。
 
这是一个貌似虚幻的世界,屏幕前纯情光鲜的主播走下镜头,可能是不怎么起眼的邻家女孩;这又是一个现实无比的世界,不断跳动的数字,每晚贡献的金额,谁是最大的金主,所有的一切都在小小的直播间赤裸裸上演。
 
“这就是一份工,只是做了这份工的人,不会再想打其他工了。”女主播小Y (网名)说。
 
“萌妹子”,有人一月为她花三万
 
●网络女主播:小Y
 
●年龄:90后
 
●主播经验:2013年至今
 
●月收入:高3万-4万,低1万-2万元
 
几乎一开始,小Y就爱上了这个行当。怎么能不爱呢?无需出门,坐在家里直播两三个钟,收入高时月入3万-4万元,一般也有1万-2万元,赚的远比同龄人多得多。打开小Y直播间的“最近30天贡献排行榜”,最土豪的那位在她身上花了两万七。
 
“上网的都是来找开心的”
 
小Y虽年轻,可已是资深主播了。2013年,开始玩微博的小Y突然被“星探”私信:“有兴趣做网络主播吗?”
 
“那时我身边没什么人做网络主播,还以为是骗人的。”小Y说,自己以前做销售,月薪也不高。做网络主播不耽误上班,于是,她在两个平台上同时注册了账户,业余时间开始当网络主播。
 
“很快我就辞职做了专职主播。”小Y说,当时直播平台给底薪,不算很多,八百一千,但因为她几个平台一起做,加起来和辛苦一个月上班的工资也差不多。
 
初初入门,小Y也是懵懂的。“不会化妆,不会聊天,就傻傻的。也总是去看别人怎么当主播,别人怎么化妆,怎么穿衣服,怎么聊天的。”所幸她长了一张萌妹子的脸,配上自然的甜美风格,倒也吸引了不少人。
 
一进小Y的直播间,一股“甜美风”扑面而来。大片纯白的背景衬着HELLO KITTY图案,她直播时大多穿粉红、纯白甚至毛茸茸的可爱风连衣裙,声音甜美柔和。跟粉丝互动,她更喜欢聊天,偶尔唱歌。
 
“很简单,别人上网,都是来找开心的,不是来看才艺的。如果真要看唱得好的,不如去看才艺表演。”小Y对于直播这件事,看得很现实。
 
也曾被粉丝骂哭过
 
几乎一开始,小Y就爱上了这个行当。怎么能不爱呢?无需出门,坐在家里直播两三个钟,收入高时月入3万-4万元,一般也有1万-2万元,赚的远比同龄人多得多。打开小Y直播间的“最近30天贡献排行榜”,最土豪的那位在她身上花了两万七。
 
“最关键是自由,没谁来管你,也没有复杂的办公室人际关系,特别我现在已经有稳定的粉丝群了,有时候累了不想播,停两天出去旅游都问题不大。”
 
为了直播,小Y开始买名牌护肤品,还成了淘宝常客,“我家的衣服每个季度都会打包清理一次,就连粉丝都惊叹,说从来没见过我穿过同样的衣服。”
 
可在网上浸淫得越久,小Y对主播这事也就越淡然。“原来也被骂哭过,被无端调戏过,看着有些粉丝说的那些话,心里也委屈。慢慢地,次数多了,也就不当一回事了。网络上什么人都有,你越理他,他越来劲。”小Y说着,一脸的不在乎。
 
网络主播的收入与粉丝送礼物的多寡直接挂钩。不少知名主播都有自己的“土豪”粉丝,这些“土豪”粉丝也是不少同行“挖墙脚”的首选。“有些主播,换个马甲,或者干脆就自己来同行的直播间,送花送礼物。私底下就去找那些”土豪“粉丝聊天,聊多两次熟悉了,就拖他们去自己的直播间。”
 
这样的“宫心计”在网络世界比比皆是。还有一些主播为了绑住“土豪”粉丝,下了线也会跟他们私下接触。直播间之外,小Y是不跟粉丝接触的,“这就是个大江湖,怎么玩的人都有,只是看每个人自己的底线在哪里。”
 
 
“姐姐”,粉丝劝她唱得多不如要得多
 
●网络女主播:杨颜羽
 
●年龄:谜
 
●主播经验:2015年5月至今
 
●月收入:不足千元
 
在这个多数人只想“玩一玩”的网络平台上,杨颜羽显得太“认真”了,“我在直播间里从来不说假话,也不找人要礼物,给不给讲的是心,开口要就没意思了。”
 
直播界的母女档
 
“进我直播间的粉丝,我都会告诉他们,永远记住一点:女人第一不要问年龄,第二个不要问体重,第三个不要问收入。”微胖的杨颜羽穿了件黑色镂空连衣裙,干净利落的短发,衬着她爽朗直接的性格,正好。
 
在网络女主播里,杨颜羽的年纪不算小了。“我的粉丝大多是70后,只有一个80后,他就喜欢听我唱草原歌曲,所以一直跟着我。”在她的直播间里,粉丝都习惯叫她“姐姐”。
 
杨颜羽触网时间很早,1998年左右就有了第一台电脑,印象中价格不菲,“两万多”。那时她根本没想过,自己有一天干着跟网络挂上关系的职业。
 
“网络直播间好像十年前就有了,但口碑不好。一直也没怎么在意。”杨颜羽是正规声乐专业出身,有大舞台演出经验,起初没怎么把网络直播放在心上。“还是这两年,看不少选秀、综艺节目中出来的选手,唱得还真不错,选手一说,自己是在哪个哪个网络直播平台唱歌的,我才知道,原来网络直播还可以唱歌啊!”
 
杨颜羽的女儿学的也是声乐,她就鼓励女儿也去网络平台面试,“有人跟我们介绍,这工作有底薪还有提成,又能唱歌,不错啊!”于是,杨颜羽和女儿以母女组合的形式报名参加了某直播平台主播面试,录了两首歌就顺利通过了。
 
唱得好不如聊得好
 
“我真的是把它(网络直播)当做一份事业来做。”杨颜羽从网上买了块屏风放在直播间。和网上流行的甜美风不太一样,她挑的是淡紫色玫瑰花图案,沉静、素雅。每次直播前,她会化个淡妆,坐在摄像头前,一唱就是两三个钟。
 
“我直播就是唱歌,跟其他人不一样,他们更喜欢聊天。”杨颜羽一度想不明白,“我看很多主播唱得都很一般,甚至不怎么唱,就是聊天,可人家粉丝比我多多了,礼物也多多了,这是为什么?”
 
也有一些粉丝和杨颜羽熟悉后提点她:“你别那么傻,整个平台就属你唱得最多,你要学会去要礼物啊,这才是关键。”杨颜羽却依旧坚持着自己的风格,“我觉得这个就是才艺表演的平台啊,你不唱歌,光聊天,对得起粉丝吗?”
 
虽然玩的是最时尚的网络直播,可杨颜羽的内心依旧属于她自己的时代。在这个多数人只想“玩一玩”的网络平台上,杨颜羽显得太“认真”了,“我在直播间里从来不说假话,也不找人要礼物,给不给讲的是心,开口要就没意思了。”
 
“直播吃饭的,然后侃大山的,什么都有,结果还都挺火。”有实力有唱功的杨颜羽的直播间却一直没火起来。“我后来也想,粉丝是不是更喜欢看普通生活。但我觉得太生活化的,我接受不了,太对不起观众了。”
 
就这样在网络直播里闯荡了几个月,杨颜羽的内心也有些小落寞,“对平台会有点失望,和我最初想的,还是有些不一样。”可她又说,“不过还是收获了一些志同道合的粉丝,每晚都有人等着我。这可能是我最大的收获了。”
 
 
 
“老师”,感叹长得美本身就是一种才艺
 
●网络男主播:冯致
 
●年龄:27岁
 
●主播经验:2014年4月至今
 
●月收入:8000-1万元
 
“当然,网络直播其实也是个相对公平的地方,即便是再草根的人,都有可能在上面一炮而红”。
 
网络直播第一要素:看脸
 
作为为数不多的网络男主播之一,冯致有副很不错的嗓子,能自弹自唱,也有不错的粉丝群,可他目前只是直播声乐教学,还没有真正尝试当全民主播的滋味。
 
冯致是音乐表演艺术专业出身,学的是美声,可专业知识到了网上几乎对他没啥帮助。“专业又怎么样?你能跟人家谈爵士吗?跟人家谈钢琴吗?”他一连串的问句抛出来,“其实说到底,网络直播的第一要素,还是看脸。”
 
“看脸”就是网络直播世界的第一准则,也是最残酷的准则。冯致随手点开平台上某个模特的直播间,“你看看,她才播了不到一周,每天三个小时,收入就已经7000多了。”冯致说,从内容上来看,这位模特几乎没有任何可取之处,就是基本的打招呼,可架不住人家人长得美,吸金力就一流,“长得美在直播界来说,本身就已经是一种才艺了。”
 
其实,冯致高中时就玩过网络直播,那时他还是当游戏直播为主。大学毕业后,他最大的梦想是能进大剧院唱歌。
 
然而,现实永远是现实,“没找到机会,层层考试很严格,对学历的要求也很高。”冯致说进大剧院唱美声的梦想离自己比较远,“我今年27岁了,家境一般,也不想再花钱考研究生了,只想走一些平民化的东西,把通俗唱好,把键盘练好。”
 
他平日就教有潜力的网络主播们声乐,在圈内小有名气,大家都叫他“冯老师”。他的微信群有近50名网络人气主播在长期受训,而在他的教学主播平台上,数目远远不止这些。他也会去每个直播间里看看学生主播们的状态,督促她们改进。
 
在网络世界里,冯致似乎是个冷眼旁观的角色,他冷静地分析着自己、分析别人,除了教声乐外,他也开始当经纪人。“如果能挖到一个好的主播,也能获得不错的收入”,他补充,“总而言之,网络直播机会太多了。”
 
相对公平的世界
 
就这样,似乎游离在直播间之外的冯致,对网络直播似乎又欲罢不能。他不爱直播的喧嚣与热闹,可也不得不承认,网络世界的名利圈诱惑实在太大,他没有办法置身事外。
 
“很多人都在催着我开直播,开开开,我都想开,这么赚钱,怎么能不开?”可一方面,冯致也很清楚自己的缺点:“我这样的太正经了,弹琴?唱歌?纯才艺的人家上网搜不就好了。所以,还是要会聊天。”
 
冯致说,做网络主播其实就是把粉丝给“哄”好了。提到“哄”这个字,他一脸了然的表情。可他又说,“可我自己心里其实不喜欢跟别人交流,更喜欢自己玩自己的。我不喜欢直播,因为你的东西是没有人会欣赏的。”
 
他内心真正想做的还是音乐,但他爱的音乐本身还不能给他带来像样的收入。
 
“所以,我只能回到直播上来。不会聊天,就磨嘛,哪个平台人多就去哪个平台,总有一天能磨会的。”他一边跟自己打气,一边摸着手中的键盘。和其他女主播的房间不太一样,他的房间相当干净整洁,两台电子琴摆在房间里,满满当当。
 
“当然,网络直播其实也是个相对公平的地方,即便是再草根的人,都有可能在上面一炮而红”。冯致说。
 
这也许是他始终未能抛弃这个平台的原因。网络直播给无数人打开了一扇没有门槛的大门,只要你跨进去,很有可能对面就是一片阳光灿烂的天堂。
 
 
 
粉丝
 
有人一夜豪掷2万多 仅仅因为“无聊”
 
70后“黑夜无边”泡在直播平台上的时间已经近一年了。这一年里,他在直播平台已经混到了“国公”级的财富称号。按照直播平台的规定,这个国公价值12万元人民币。
 
在网络平台里,一切都是明码标价。比如入场权,只要你多付钱,再爆满的房间你都可以直接进入,否则,就只能使等在“门”外,排队入场。
 
黑夜无边舍得花钱,作为“国公”,当他来到直播间时,屏幕上会出现飞机、游轮、豪车等各种动画特效,对他来说,一晚上在网络平台上花个几千块不是件多复杂的事情,“平时生意多,也没什么时间来,一般也就是周末上来看看。我觉得就是个消遣,别人喜欢去泡酒吧、唱歌,我喜欢看直播,没什么特别的。”
 
黑夜无边喜欢甜美型的女主播,“喜欢声音比较甜的,聊聊天,听听歌都很好。”他说,其实进直播间时,自己说的时候并不多,更多的是看主播和其他粉丝互动。“有些聊天很好玩,他们(粉丝)都比我会说话。”
 
黑夜无边最疯狂的一次,是一晚拿了2万多元人民币充值。“就是争夺一个类似于‘守护骑士’的称号。”黑夜无边说,当时是平台搞活动,那晚谁送的东西最多,就可以当女主播的“守护骑士”,享受一系列的特权。
 
“其实心里也明白,那些特权就是些网上的东西。我原来一开始也没想拿这个称号,只是觉得女主播人还不错,最初是想送点礼物,撑撑场面就好。”可情况没有像他想的那般好控制,当他送出了价值1314元人民币的求婚套装后,很快就有人送出了两个套装,“送就送了,他还在网上挑衅,我就没忍住,火一下就起来了。”
 
就这样,520的“我爱你”、999的“一见钟情”、9999代表“比翼双飞”……两个人的级别越送越高,黑夜无边就有点收不住手了,“后来就完全是要争口气了,我受不了别人跟我抢。”
 
最后,当然是黑夜无边拿到了最终的“守护骑士”称号,可当记者问及他为什么把这么多时间和金钱花在主播身上时,黑夜无边还是毫不犹豫地说,“因为无聊。”黑夜无边说,自己所在的城市其实不大,自己收入稳定,每天坐等收钱,“就觉得无聊,看看网络直播,觉得挺开心的。”
 
和黑夜无边不同,阿健只是个打工仔。月入不过3000多,但几乎一半都用在了网络直播上。“平时工厂里包吃包住,没什么开销。”阿健平时唯一的爱好就是看看直播。
 
阿健喜欢跟主播聊天,他觉得是交了个朋友。毕竟,在陌生的城市里,除了工友,他也没什么朋友可言。
 
他喜欢问主播听什么歌,最近心情怎么样,喜欢点歌,有时候也跟着直播室里的人一起起哄。虽然钱不多,但该送礼物时,他也不含糊。“你如果只聊天,不送东西,久了主播也不理你了。”
 
在这个网站,礼物分普通、精品、豪华、浪漫四个级别,最便宜的礼物是玫瑰花———5个虚拟币,阿健送得最多的也是这个。有一次,他喜欢的女主播有三天没上线,阿健忍不住给她留言,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,“我就说,你需要什么礼物吗?我都可以送给你。”网络直播成了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每天不上去看一下,心里都觉得空空的。
 
阿健也经常看到那些一掷千金的“土豪”们,还有不少女主播直接在直播间里晒收到的礼物,“手机啊,手表啊,都是好东西。”这时他也就会想,如果有一天有钱了,该送什么给女主播。“我是肯定会送的,多少钱都愿意,让别人也看看,我多有钱。”
 
阿健说,其实小小的直播间和大社会也没什么不同,“总是有钱人的世界,走到哪里,有钱总是会有特权。”


上一篇:中伯汇带你了解主播画像“年轻草根”为主要群体 下一篇:中国网络直播发展态势调查
添加时间:2018-08-02 08:46:42  
RETURN

温馨提示:我司网站坚决贯彻无授权不播、无版权不播;表演中不得涉黄,涉政,谈论宗教,违法,侵权等敏感话题;表演内容不得造成强烈的感官、精神刺激,及可致人身心不适的动作、语言、画面和音效;表演者不得发布包含色情内容的黄色网链接、淫秽视频内容等